出了車禍涉及賠償問題,一般都需要走這樣一個流程,即保險公司按交強險規定先行賠付,然后在肇事者購買的第三者責任商業險范圍內按責任比例對受害人進行賠付。但是,如果受害人本身就患有傷病的情況下,又因車禍導致傷殘,在保險責任的認定上是否受影響呢?近日,在浙江海鹽,法院依法審結了這樣一起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

  53歲的趙某是海鹽人,在江蘇某地承包水利工程,10多年來,由于長期超負荷勞動患上了腰椎病,雖然不是很嚴重,但每逢陰雨天就隱隱作痛,趙某為此很苦惱。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更讓他的身體雪上加霜。

  去年5月2日,趙某從江蘇趕回海鹽,幫忙籌辦侄女的婚事,夜晚騎電動車回家,在交叉路口,被后面超車的一輛豐田轎車撞倒,趙某受傷。交警事故認定書載明,肇事者鄧某負事故主要責任,趙某負次要責任。鄧某車輛在保險公司購買了交強險和150萬元保額的商業三者險。

  趙某受傷后在醫院治療,共花去醫藥費7萬余元。經某司法鑒定中心鑒定,趙某因交通事故腰椎骨折,構成九級傷殘。按理說,保險公司應在保險責任限額內進行賠付,但雙方卻對賠付責任和金額產生了爭議,無奈之下,趙某將肇事者鄧某和保險公司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決保險公司在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范圍賠付其醫療費、殘疾賠償金、精神撫慰金等共計20萬余元,超出部分由鄧某承擔。

  保險公司認為,根據趙某的病史資料和司法鑒定結論可知,趙某的腰椎骨折雖為交通事故導致,但腰椎原有的傷病問題并非交通事故造成。保險公司以趙某身體狀況為由,申請就趙某腰部的傷殘等級進行參與度鑒定,并要求參照損傷參與度比例減輕鄧某的責任,從而減輕保險公司的賠付責任。

  法院經審理認為:受害人趙某的個人體質狀況雖然對損害后果的發生具有一定的影響,但這并不是侵權責任法等法律規定的過錯,與交通事故造成的后果并無法律上的因果關系,故趙某不應因個人體質狀況對交通事故導致的傷殘存在一定影響而自負相應責任。趙某對于損害的發生或擴大沒有過錯,不存在減輕或者免除加害人賠償責任的法定情形。另外,接受鑒定的司法鑒定中心具有鑒定資質,其出具的鑒定結論參照了傷者趙某的病史資料及影像資料,結合癥狀及檢查體征,該鑒定結論具有證明效力。保險公司雖然對趙某的傷殘等級有異議,但未提供足以反駁的證據,保險公司要求重新鑒定的理由不充分。經核實,法院對趙某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損失19.3萬余元予以認可,其他近1萬元的費用賠償不符合相關法律規定,不予支持。判決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賠付12萬余元,在商業三者險限額內承擔6.8萬余元,鄧某承擔3200元。宣判后,雙方均未提出上訴。


2019年06月03日

消防認定“火災”≠保險合同“火災”
被保險人生命價值對企業至關重要——對《保險法》第31條、第39條的思考

上一篇:

下一篇:

車禍傷殘與自身疾病涉及保險責任,如何認定?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菠菜公司大全 建平县| 阳春市| 朝阳区| 郓城县| 独山县| 永寿县| 漳平市| 龙里县| 西充县| 荔浦县| 罗田县| 陵川县| 罗甸县| 土默特右旗| 余姚市| 鄢陵县| 济源市| 鄂州市| 玉门市| 云龙县| 临澧县| 乐至县| 清河县| 城步| 天全县| 海林市| 泰州市| 湟源县| 喜德县| 广西| 越西县| 呼图壁县| 抚远县| 旅游| 合江县| 济宁市| 保靖县| 尼玛县| 祁阳县| 柳江县| 惠水县| 万全县| 保康县| 临高县| 县级市| 罗源县| 瓦房店市| 叙永县| 长武县| 阜城县| 镶黄旗| 游戏| 大理市| 全椒县| 长阳| 长岭县| 兴宁市| 盐池县| 安义县| 宁海县| 怀安县| 海伦市| 水城县| 龙南县| 山阳县| 汽车| 前郭尔| 措美县| 裕民县| 江津市| 宁陕县| 宽城| 吴江市| 永兴县| 合水县| 岑巩县| 九台市| 龙江县| 通许县| 上林县| 三穗县| 南昌市| 竹北市| 通河县| 晋中市| 察隅县| 五华县| 舞钢市| 马山县| 慈利县| 泾阳县| 隆回县| 保靖县| 郸城县| 界首市| 新巴尔虎右旗| 延寿县| 湛江市| 昌黎县| 镇巴县| 裕民县| 新巴尔虎左旗| 赤水市| 饶阳县| 丹东市| 嘉兴市| 怀宁县| 昌都县| 桓仁| 大宁县| 攀枝花市| 南丹县| 深圳市| 陵水| 乌拉特中旗| 通道| 新昌县| 金沙县| 娄烦县| 武冈市| 逊克县| 遂昌县| 庆阳市| 太仓市| 桂平市| 盐山县| 中宁县| 榆树市| 依兰县| 铁岭县| 丹东市| 西乌| 盐津县| 平远县| 峨边| 定安县| 泰兴市|